· 会员登录 ·名著下载 ·图片欣赏 ·心语心愿 ·网站留言 ·繁體中文 ·
    课外学习网2009新版面世,希望各位读者喜欢。  [zhouhao  2009年7月1日]        
  您现在的位置: 课外学习 >> 国学经典 >> 现代美文 >> 正文
 
    最新TOP10
普通文章Win8.1系统开启滑屏关4月26日
普通文章Win8:“家庭组”应用示3月1日
普通文章让我们在彼此牵挂和思12月4日
普通文章剪雪簪花琴心醉10月3日
普通文章无语锁清秋, 别在黄昏10月3日
普通文章遇见,一生的守候10月3日
普通文章当你无可奈何的时候,10月3日
    热门TOP10
普通文章Win8.1系统开启滑屏关4月26日
普通文章Win8:“家庭组”应用示3月1日
普通文章让我们在彼此牵挂和思12月4日
普通文章剪雪簪花琴心醉10月3日
普通文章无语锁清秋, 别在黄昏10月3日
普通文章遇见,一生的守候10月3日
普通文章当你无可奈何的时候,10月3日
    相关国学

没有相关国学 

    沧州道上
录入:zhouhao  作者:包天笑  来源:本站原创  
 
有一年在初冬时候,乘着津浦路的火车,傍晚时到了沧州。火车上汽笛啵的一声,惊起了成群的寒鸦盘旋天空,好似觅不到一个枝栖。黄金色的杨柳摇曳在夕照之中,却比南方凋零得迟;火车里的客人经此长途旅行,不免都有疲倦之色;也有的正在睡乡,却被一阵子车站上人声喧杂和那小儿的聒噪,从睡梦中惊回来,揉着眼睛向那朦胧中的车窗里望出去,知道是到了沧州车站到了。
  一方面是个车站,木栅的外面站着许多卖梨的,卖鸡子的,卖烧饼的,以及许多老头子、小孩子的灾民,各携着一只篮,在木栅的上面伸了出来。几个车站上的巡警,手中执着藤条往来棱巡,对于老年人作种种的示咸运动,那藤条却还不敢向他身上抽;要是有小孩子从这折断的木栅中挤身而进,被那巡警老爷见了,便要痛打一顿。
  车窗那边的一方面却横了七八条轨道,离月台稍远处,一带短树竖了几根木柱,把铁丝牵萝扳藤的围起来,也成了个短栅,可是已经开了好大的几个缺口了。许多灾民便从这缺口中挤身进来,但是那边也派了两个巡警在那里梭巡,使这些灾民不许近火车,可是那轨道上,已经横七竖八有许多衣衫褴偻白发飘萧的的老妇,和那赤脚蓬头遍体泥污的小儿。头等车中有许多洋大人、洋太太,都凭着车窗展览风景。淡黄的头发披拂于风前,雪白的手巾按着那个高鼻子,似乎怕闻着支那人臭气。也不知道他们出于慈善心呢,还是玩弄心呢,还是好奇心?忽然丢出几个铜圆来,引得一班蓬头赤脚的小孩子拼命的去争,也有踏痛了手的,也有跌破了头的,哭哭啼啼。傍边几个老灾民也禁止不住他们的抢夺,而且就丢在他近侧的铜圆也拾了两枚,塞在破裂的衣袋里。
  见了小灾民抢钱打架的洋大人、洋太太们,都拍手欢笑。好像欧美人出钱,教中国人争夺的喜剧,都不过尔尔。然而没有抢着钱,在沙泥里爬着一阵子的小孩子,还是垂着眼泪,拖着鼻涕,伸着乌黑的小手嚷着尖峭的喉咙,高喊洋大人、洋太太们,舍一个铜子,舍一个铜子。洋大人、洋太太们却只是微笑不语。这时又惊动了头等车中另一中国人,紫瞠色的脸儿,在鼻孔和嘴唇中间留着一抹胡子,披着一件灰鼠袍子,手中拈着半段雪笳,似乎想给外国人搭话。刚说得两句Yes,只听里面娇滴滴的声音,操着吴语说道:“哝进来呐”那位中国先生便进去,同了一位二十左右的美妇人,凭着车窗眺望,便把从上海带来的鹦鹉牌饼干和她不大喜欢吃的陈皮梅与南华李,丢与许多小孩子)这时又一阵子乱抢,可怜那种最高贵最奢华的赈粮,沧州的小灾民生平从未尝过的东西,在灰里泥里掏出来,还怕别个孩子来抢,便向口中乱塞,塞得气溢泪流。又引动洋大人夫妇和中国大人夫妇呵呵一笑。他们火车中的华洋赈济会,总算告了一个小结束。
  这时火车停了有二十分钟,却还没有开,说是等天津来的急行车,可是火车中的华洋赈济会已经告终了。一班小孩子们见头等车里的华洋太太们,也不凭窗展玩风景了。恰巧警察老爷们知道这个时候,可以行使职权,小灾民便也一哄而散。却留几个老灾民还是徘徊不去,只要车窗探出个头来,他那可怜的颜色,便故意的呈显到人家的视线上去。
  而且这个当儿,有一般香味从头等车后面的大餐车厨房里透出,散飚到各处。这股香味,在火车里不论头、二.三等的客人,都能辨得出,这是洋葱和牛肉同煎才发出这种味儿。那灾民一样的有食欲,而且在饥饿中更觉得这香味直透鼻观,可是仅仅这香味终不能果腹。不但不能果腹,反使胃里的虫蠕蠕欲动,馋涎只在舌本上似春泉泊泊而流。
  非但人类中的灾民具有食欲,即兽类中亦具有食欲。那时有三四头黄色、白色的狗,跳跃在轨道的中间,时时摇着尾巴,张着眼睛,向车窗中而闪视,想见它的灵捷的嗅觉,已经嗅得这洋葱和牛肉的香味了。平常乡中的狗,每见有奇形怪状的外国人到它村里,便吠之不已;此刻车窗中虽有外国人的面庞时时出没隐现,它也司空见惯,或者交通路上的狗,它也知道些外交政策、国际道义吗?
  那时大餐车厨房里的大司务,和那班中国人操外国语呼他为仆欧的侍者,随意的无意识的在车窗中丢出些吃剩的肉骨和面包上的边皮,却不想因此便引起黄白之争。黄狗的地位站得好,恰有半块明治猪排丢在黄狗距离三尺地;白狗却离此有一丈多远,连忙窜过来却已披黄狗以势力范围所在,得有优先占有权,竞毫不客气的独吞了。白狗大怒,咆哮起来,一场争闹:却被守中立的一只花狗,拖了半只由德州吃剩一把瘦骨的熏鸡去。这也算是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了。
  可怜啊,还有一个想做渔翁的人类,却是一个没有脚的残疾艺丐。他的年纪也瞧不出,大概在这个地狱世界已经有三四十年罢。他用手帮着臀,用臀帮着手,在地面上移动。他身上的衣杉区分不出孰是衫,孰是裤,破裂的地方还用那种厚皮的纸包着。他慢慢从短树缺口处将身体挪至轨道,又慢慢的移至与车窗相近。他仰望着车窗中丢出的肉类和面包屑,他还羡慕着黄狗、白狗、花狗等有这跳跃的脚;他并且艳羡黄狗、白狗、花狗等在这天气渐寒的时候,已穿了各色的皮裘。他怨望天老爷怎么不让他变做一只四足灵便的狗。他盼望了半晌,只望车窗中丢出一块面包,恰巧的落在他身边。
  然而火车中洋太大正和他洋大人说笑。中国大人们又陪着他太太、姨太太们进晚餐。就是三等车里的客人,也在哪里里剥几个鸡子点点饥。大司务和仆欧穿着雪白的制服,也正忙得手足无措。谁也没有留神他,谁也没有瞧见他,偶然餐车中厨房里丢出些残骨碎面,离他五尺以外),他就没有法想。只好眼睁睁地瞧那三色种狗互相争夺,互相瓜分。他苦守了半晌,还是得不着一些儿,只空咽了许多馋唾。
  俄而隐隐听得如雷声一般,知道前面的火车来了。巡警不愿这轨道上还留着人,疾忙把那个无脚的可怜人驱逐出了轨道。便是这位无脚的可怜人,他还不愿学那螳螂的以臂挡车。他还宝贵他除脚以外的身体和性命,他疾忙的也退避到轨道以外去。一刹那间,从天津开来的急行车已到眼前。那头等车里有许多大人、先生、太太、小姐玉笑珠香,酒痕花气,把个荒寒的原野遮去了,我们的车也蠕蠕的动了。许多小灾民还呐着一声喊,再要寻那无脚的人,早已不知所之了。
复制本文地址给好友 -
  • 上一篇国学:

  • 下一篇国学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 
    国学搜索



    皖公网安备 34112602000110号

  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网站公告友情链接版权申明管理登录 |   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5-2010 课外学习 All Rights Reserved皖ICP备 08106422号-3
    -----南京 深圳 庐山 敦煌-----
    返回顶部